• 女子如玉玉似蛊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三生石念三生缘,忘川河畔断红线。三生已耗尽,何故续前尘。我一向相信,尘凡间一切的相遇并非偶尔。佛说,前生五百次回眸才换得今生一次擦肩。冥冥之中,一切的邂逅都是缘份的牵引和因果的循环。

      天边是一轮残缺的月,被两两三三的星星不舍不弃的萦绕着,似乎是亘古不变的,在布满画情诗意的苏州城内,星月每晚都邑履约而至,像一对亲密无间的千古情人静悬在地面之上。她们毋庸言语,即一点灵犀,眉目之间便传了情。遽然就想起了一阙婉约的诗,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这份温婉的情怀,丝丝入扣,情真意切,想必范某也经常在不眠之夜举目夜空中同我这般向往着星月永远的相伴相随吧。

      被青苔环绕和清风扫荡过的江南石桥上,传染了墨的馨香和无尽的难过,那边有我为你填的诗,那边有你为我书的字。你清秀的笔迹宛若一场春雨触摸过我每寸肌肤,你说你观赏着我的才思,我亦理解你的柔情。爱过或痛过的,走过或留下的故事,在青砖黛瓦的雨巷里被迤逦成一场色彩斑斓的画卷。故事中被有情掠夺一次又一次的动情,化作湖面上凄婉的东风,在拖沓荡漾当时风平浪静。昨夜东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边路。然你已成风,我又何苦深情相拥。

      那年相约在西子湖畔,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说,如若彻夜不曾赴约,永远都不会再会。

      那夜我化身石桥等你从我身旁经过,桥下叠影成双,桥上孤傲的人黯然神伤。你再也没有回来离去,一切的执念和痴缠被寒山寺的金口木舌撞击的四分五裂。我捡起遗落在湖心一片一片的疼爱,努力拼集你最纯净的愁容

    效用。你从未疼爱我的眸,怎解我这相思之苦。

      在晨夕相伴和荣华荣华之间,你终是挑选了后者。

      晓得你一向喜欢小巷古玩店一块羊脂玉。那玉我见过,侧面雕有白牡丹,背面刻有红杜鹃,两朵花中之仙彼此映托,色泽细嫩,质地柔腻,宛如你的化身。只是当初囊中羞涩,也未能如你所愿。我说,这块玉让她给我留着,等我攒些银两要亲身为你带上。

      你走后良多年前的一个半夜我带了些蓄积去店里,那块玉未然不在。店主说,是被一个穿着荣华的惨绿少年高价买去了。那一刻,遽然有种怅然若失的肉痛,这种感觉像是被全世界遗弃了。当我低下头来谛视本身一身细布麻衣,才晓得你为何不肯等候,为何要薄情脱离。我再也无心去写诗,只是一遍又一遍忖度你为我写过的字。你永远不理解什么是安静,因为你始终都有人在疼爱。买玉的人是巨室子弟吧!是爱上了买玉的人仍是爱上了熠熠生光的金。

      开初,我仍是在别处买了一块形似相近的玉,做工略糙,但仍是喜欢的不得了,佩带于胸前一刻也不肯摘下,如身上一块血肉,如影随形。人说,我一常鳞凡介,基本配不上这块玉的材质。我不予回应,疼爱的如利刃穿肠。

      为何一切荣华的出身都邑被众人一视同仁。

      为何没有人会以同样的眼光推断两个相同的魂魄。

      那晚我便带着这块玉驱车国都,不为王权荣华,只为考取一个功名,等你回身邂逅。三丈有余的榜单,承载了许多人的运气,唯独容不下我一人的名字。那晚,我乘舟返来,一路上喝的酩酊大醉。我晓得,我无缘名列前茅即是无缘与你厮守毕生。

      十几年当前,我依旧家徒壁立,再也没有寻你的勇气,我封步充斥着殇于痛的江南,只是为了祭奠一场未能连续的情缘。

      想来是我执念太深,有数个夜晚梦见你从桥下向我走来,你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裙,胸前佩带着我送你的羊脂玉,深情的眼眸似一泓纯澈的湖泊刹那间贯串了我的魂魄,我沉睡在云雾旋绕的黑甜乡里重温着你冷却的温存。多希望你的性子贞烈,能够不去干预干与尘凡的羁绊。是你的优柔寡断,让我在桥上苦等十几年。

      月色如水水静流,那夜你身披玉色霓裳操琴在西楼,婉转的琴音宛若天籁回荡在心田,琴声悠悠,我心悠悠。我识得这曲子,是唐朝戴叔伦的相思曲。井深辘轳嗟绠短,衣带相思日应缓。将刀斫水水复连,挥刃割情情不断。这份相思,是尘凡路上穷其终身的薄情。爱一个人,宛如爱一块美玉,日夜悬于心头,仔细呵护,温情相拥。沉醉在琴音之中,隔着一步之遥,我依着班驳的桥梁测量仪态万千着你眉端的柔情万丈。玉同样纯澈的眼光,相思已生,何能斩断。

      爱上了一个人只需一个交融的眼神,遗忘一个人却耗尽三生的缘份。真正的相爱或许不是常日里的缠绵,而是一瞬间的理解。这终身,我不需要太多的金银珠宝,只愿得一个如玉的女子,刻于眉间,琢于心头。

      开初我探听过你的动静,才得知你一向未嫁。人说,那晚你为了赴我之约被家父断其腿骨,毁其容颜。

      我才想起那晚的确有一个面相恐惧衣冠楚楚的跛子从我身旁走过,是我的冷淡在那块润泽纯澈的玉石上砥砺了稀稀拉拉的伤痕。你一向都在,而我却视而不见。这块玉被我佩带了好多年,也不见赤色入体。或许,在相约的那一天,她就必定了同归于尽。

      像锋利

    假装的荆棘狠狠地敦促着心坎的不甘,我展转过良多你去过的地方,却再也没有碰见过你。是不是你已抛头露面,在这尘凡之中消逝的渺无影踪,我只想亲手送给你一块玉而已,一块无价的掌上明珠。

      老是在月影下忖度

      今晚我又看到你在夜色中起舞

      倾世的舞姿盘弄着我的心湖

      我将相思都倾付

      却从未疼爱你眉间的无助

      一次次的对你下毒

      你却甘愿饮下我种的蛊

      同归于尽

      是我的亲手为你铺垫的死路

      我抚摩着你玉色的荒墓

      不想打破你一个人喧嚣

      却又不忍寒舍你一个人孤傲

    上一篇:我终于到达,但却更悲伤。(中)

    下一篇:没有了